您的位置:

首页>经验故事> [另类禁忌] 都是萝莉惹的祸

[另类禁忌] 都是萝莉惹的祸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我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当时因为室友交了个女朋友,所以就请求我迁出外宿,以便他们两人能日夜操兵。于是我就在学校附近的大楼租了一层公寓。就在我搬来不久的一天,我看到一个小女孩蹲在大楼门口哭。
“小妹妹,怎麽了?”我低着头问。
“我……我钥匙掉了。呜呜……”小女孩擡起了两眼流泪的脸。
“那,这样子好了,你先到我那边坐坐,我在门口写张小纸条,这样你父母到了就会打电话过来了。”我打开了大楼的公共门,便牵着她进去。
就这样,她成了我搬来之后认识的第一个邻居。
而之后,她也常常有事没事到我的房间来玩。
************我的家境算是不错的,所以有钱可以租到一层两房两厅的公寓来当宿捨。本来有想要找几个同学合租,但是我这个人一来个性孤癖,二来又怕吵。所以刚开始就决定一个人住。空下的那个房间就成了我製做模型喷漆的房间。至于后来我一个同学因为被房东恶性涨价而临时找不到房间而来跟我住,这已经是我五年级时候的事。
而平常,也很少同学来找我,而我上完课就回来窝在房间里面玩X-box或是组合钢弹(高达)模型,可以说是十足的御宅男。(注:御宅族指的是沈迷于动漫画、游戏而与社会脱节的人。有着负面的意义。)不过,有一个小妹妹常常跑过来,倒是一件有趣的事。她对我摆满一柜的钢弹模型并没有兴趣,倒是对X-box游戏非常的着迷。常常一声不响的,一个人坐在电视前面玩起来。而我也很少去招呼他,自己做自己的钢弹模型,或者是在床上睡大觉。
有一天,小妹妹的妈妈找我,拜托我帮她照顾她,因为老闆临时要求出差,我也因为无法推辞而答应了,反正她也五年级了,我做我的事她就做她的事,而且她放学之前我就已经下课了。只是晚上她睡觉时必需待在她家陪她而已,而白天就让她在我家待着。
而那天下午我刚刚做完钢弹模型的组装工作,觉得肚子很饿,看看手錶发现已经晚上七点了,便想推门出去,却听到电视机的声音。
原来她在客厅啊?心想等一下可以顺便问她要吃什麽帮她买一份,推开门却发现一件让我惊讶的事,她竟然在自慰!
我的客厅中间放了一块咖啡色的大地毯,这是为了可以坐在地毯上面玩电视游乐器。而最近这几天,我发现地毯上面总会出现一些水渍,原本以为她在地毯上面喝饮料,这下谜底揭晓了。
五年级的小女孩,脸颊泛着红晕的闭起双眼躺在地毯上。天色因为暗下来而整个客厅都暗暗的,只见电视上播着卡通而闪着光线打在穿着白色製服的小女孩身上。
小女孩的蓝色摺裙被她给掀了上来露出了她的小肚脐,肚子上的腹肌微微地收缩着,而她的右手就在白色的三角小内裤上不断的搓着,左手则不由自主地抓着地毯。她的两脚屈曲,微微地张开,两眼闭着享受着舒服的感觉。在眼角渗出了的眼泪在电视的光线下闪着泪光。她的小口微张喘气着,还发出轻微的“哼……嗯……”的声音。长髮淩乱地散布在地毯上以及脸上,小屁股还不时的随着她的双手而扭动着。
“呀……咯……达咯咯……”她一边口里语无伦次地不知道说着什麽话,一边摇动着自己的小手。包在内裤中的阴阜随着腰挺起而迎合着小手的抚摸。
我这时也因为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而呆呆地楞在旁边,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只能静静的在旁边看着,深怕一出声打断而吓到她。
她似乎很享受那种感觉的样子。慢慢地,声音愈来愈大声了,原本只是轻轻的哼着变成了“啊……啊……”的声音。而她的手指的动作也愈来愈快,渐渐的听到了“噗滋噗滋”的声音。整个人的身子弓了起来,把她的耻骨擡了起来。
最后,她“啊……”地一声,全身的肌肉都抖了起来,身子也弓到了最高点。
过了几秒中,她才放鬆地躺回了地毯上,这时没有了呻吟声,只剩下她轻轻的喘息。
她的全身软绵绵地瘫软在地上,两只小手也就从小穴的地方滑落在地毯上,只见她的手指还因为沾了淫水而泛着水光,上面还可以看到细微的牵丝。
电视画面闪动着,而手上的水光也跟着闪动。由我这个角度还可以看到她的小内裤上湿了一小块,显现出与干的部分不一样的颜色。
她一脸满足的表情,看起来真的是让人觉得可爱。原本我认为天真幼稚的小女孩,今天却觉得她已经是一个体会了性的欢愉的性感女人。
她两眼张开,突然发现我在旁边。“啊!”的一声惊呼,随即把她的裙子盖了下来。便在地毯上坐了起来,一副害羞的样子。而我也不知道该怎麽反应,呆呆的站在旁边。
就这样,两人不发一语,静静的在客厅里面不知道该如何才好。
过了两分钟,她才发声。“你……你都看到了吗?”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偷看的。”我结结巴巴紧张的说。
“幼文哥哥……”她低着头看着地毯,右手则不自然地在地毯上捏着。
“我……”
她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就这样两人又静静地沈默了一分钟。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又发出声音了。“我……幼文哥哥,你……你会不会认为我是个坏女孩?”
我听到她的问题之后,楞了楞,随即回答:“怎麽会呢?小婷是一个乖小孩呀!”
“可是……可是我刚刚做了一件不好的事。”
“什麽不好的事?”
“就是,就是去摸那里,尿尿的地方。”
“你刚刚那样是在自慰,是很正常的事呀!不是什麽坏事情啦!”
“可是,妈妈说,乖女孩不应该去摸那个地方。可是,人家就是忍不住,因为那样做很舒服。”
“你妈妈其实是担心你啦!并不是真的说你是坏女孩。”
“是真的,妈妈很不喜欢我摸那边,她还打过我,要我发誓不能再摸尿尿的地方。”
我听到她这样的话,心里已经知道她妈妈对女孩子自慰是很不能接受的。毕竟啦!在现在这个开放的社会总是有些人还没有对性有正确的认知。
“小婷,我跟你说。看着我,这一件事很重要。”
她回头望着我。“嗯……”应了一声。
“你刚刚做的事,叫做自慰,又称之为手淫。这其实是女孩子很正常的行为,不是什麽坏事。我以前有骗过你吗?相信我,这不是什麽坏事。”我严肃的样子,让她不由得也坐正了起来。
“幼文哥哥,我相信你。”小婷看着我,点了点头。
“其实,一般人很难接受这种行为。但这个自慰其实就跟吃饭、上厕所、洗澡一样的是自然的行为。你妈妈看到你在自慰,其实是她在担心你会在不适当的时间地点自慰。如果你在适当的地方,适当的时间就不会有问题了。”
“可是,妈妈总是说这是不好的事。”小婷很不高兴地说着。“她打我还骂我呢……”
“像你小时候,若是拿了菜刀,你妈妈是不是会打你?”
“是呀!有一次我偷拿菜刀来玩,就被妈妈打了。”
“那麽为什麽你妈妈就可以拿菜刀,你就不能拿呢?”
“因为我是小孩子。”
“错!不是这个原因,是因为你还不懂得使用菜刀,怕你切到自己的手。如果你学会使用,知道怎麽样用才安全。这样子知道怎麽样不会切到手,你就可以拿菜刀了。”
“喔……”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其实,你还是可以自慰的,但第一,你必需确定自己的手有没有干凈,第二你要确定不要让别人看到。只要这两点做到,那麽你就可以自慰了。”
“第一点,我懂,手洗干凈才不会生病。可是第二点……如果不是坏事,为什麽要偷偷的做不能给别人看到呢?”
“因为,这是女孩子很私密的事呀!你尿尿的时候是不是不能给别人看到、还有你的日记是不是不愿意给别人看呢?”
“嗯……”
“所以,不能给别人看喔。就算是妈妈也不能给她看到。知道吗?”
“可是,我刚刚就被幼文哥哥你看到了。”
“没错,你应该找个没人可以看得到的地方,比如说一个人在浴室里面啦!
或者找个自己可以独处的地方。““可是,幼文哥哥,人家并不介意让你看到。因为你不会骂我呀!”
“呃……”是没错啦,想想我之前也很少责骂她。
“而且,幼文哥哥,每次一想到你,人家的那里就会痒痒的,想用手指摸一摸。”
“这……”
“而且,心跳会很快呦。”
我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只得呆呆地看着她。
“人家……人家看书上说,这就叫做恋爱,是吧?”
我听她一边说着,也被吓出一身的冷汗来。
“幼文哥哥……”
“呃?”
“当我男朋友好吗?”小女孩一本正经地看着我。
我听到这一句,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下。
不是我不喜欢她,而是她年纪太小了,这……这太……不妥。“你还小,这……这样不好吧?”
“幼文哥哥讨厌我吗?”她说完这句,就突然脸一低,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
“没……我没……有讨厌你呀。”我连忙安慰她。
“那……就是喜欢我啰。”她听完我的话,马上就擡起头来笑着说。
“可是,你还小,要不等你长大再做我女朋友好了。”嘿……这招不错吧!
“人家,人家不小了啦!”她嘟起了嘴巴,不满地说。
“人家已经快要跟妈妈一样高了,而且,人家也会做菜了。”
她说完,又压低了声音,近了身靠在我耳朵旁。“而且,人家也会帮幼文哥哥吸喔。”
“什麽……”我连忙退后,“吸……吸什麽?”
“这个呀……”她手指着我的跨下,这时我看到自己有一个很明显的隆起,连忙不好意思地扭了一下身体。
“幼文哥哥,人家想吸吸看啦!”
“小……小婷,这样不太好啦!”我话才一说完,她就表情快要哭的样子。
“呜……我就知道,哥哥一定是喜欢那位莉缇姊姊,所以才不要我做女朋友……”才一下子,她就哭了出来了。
“没有啦!我跟她只是同学而已,真的。”我连忙拍着她的肩,解释了半天。
真是的,我干麽要解释呢?
“那……就答应我。”她停止了哭泣,擡头望着我。
“我说过了,你还小啦!”唉……怎麽说不听呢?我开始有点头疼了。
“不管,不管啦!人家一定要当哥哥的女朋友。”她整个人扑过来把我抱住我。
“铃……铃……”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我只好费力地爬起来往电话走去,而她两手也不放开地抱住我的右大腿,就这样拖行了两公尺才拿到了话筒。
“餵,我是艾幼文。”
“我是孙莉缇啦!那个上次教授要的报告你弄好了没有。”
“已经好了,怎麽?啊……”我说到一半就感觉到一阵的舒服,才发现小婷已经把我的运动裤给扯下来。而她正用她的小口含住我的阴茎,两只小手不断的轻捏着我的阴囊。
“不要这样子啦!”我连忙把她的头给推开。
“怎麽了?”对方电话传来疑问的声音。
“没有啦!没事,我在替邻居照顾小孩子。”我连忙解释,但她的舌头一阵地舔了起来。
“这麽好心呀?当褓母呀?那我是不是要叫你艾嫂了?”电话传来那头的一阵嘲弄声。
“去你的!她妈妈临时被派出差啦,我是临危受命没办法。”我一边用手推开小婷,但是她紧紧抓住我的阴茎不放。
“呃……不是下个星期才要交吗?”我这时忍住呻吟,一阵苏麻的感觉透过背后。只因为小婷拼着命地乱舔。
“有紧急情况,教授说他要去国外参加会议,所以下个星期没办法收报告。
叫我们能先交的就先交出去。如果写好的话要早点交喔,不然的话就等到教授下个月回来就太慢了。““好啦!我大概等一下就拿给你……啊……啊……”这时她的手指竟然伸到我的肛门去了。
我连忙压住话筒,小声地说。“不要闹啦!小婷。”
“不管啦,人家就是要。”她一边含含糊糊地说着,声音的振动让我异常的兴奋。接着便整个深深地含到了喉咙。
“明天下午三点我会到。”我连忙赶快挂了电话,以便专心地对付小婷。
“你闹够了没有。”我话才说完,她就把牙齿整个深深地印在我的阴茎龟头上。我这时感觉到一点疼痛。
她紧紧的咬住,两手紧紧的抓着阴茎与阴囊,而且两眼看着我。
“伊欧啊偶亏开,那偶郭咬喀去喔(你若把我推开,那我就咬下去啰)……”
虽然她含着我的阴茎,说话不甚清楚,但这……可是一个很可怕的威胁。
“有……有话好说嘛!”我连忙赔笑脸。笑话!要是她咬下去还得了。
“啊沟……骨要共(那就……不要动)。”她说完就一直舔着那个龟头敏感的地方。让我不禁又发出了声音。
“喔……”真不知道她从那里学到这个技术的。我只好坐着不动,索兴让她玩个高兴。
她好像是拿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一样,拼了命舔弄着,让我渐渐增加了兴奋感。我就在她“叭咂叭咂”的舔弄声中,轻轻的哼叫着。
接着,兴奋到了最高点,我不禁射精了。
“喔……”我感觉到一阵的收缩,而把整个精液给灌到她的嘴巴里面。
她好像也吓了一跳,吐出了慢慢软下来的小弟弟,只是含在口腔里面的白浊精液却不知道要吞还是要吐出来。
她歪头想了两三秒,便咕噜一声吞了下去。这时才整个人高兴地对着我笑。
“唉……你喔……真不知道要怎麽说。”我用手拍着自己的额头一下,看来我干了件缺德的事了。这时高潮过去,理智回来,显得有些后悔。
“哥哥你很兴奋,没错吧?”她像是嘲弄的语气,暗示着我内心邪恶的念头。
“是没错啦……不对,你这事情是从那里学到的?”我恍惚的脑袋慢慢清醒了过来,这时才觉得不对劲。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是不应该会这种事的呀!
“就……你藏在床底下的DVD呀。”她指着我的床底下。
“什麽!竟然被你挖出来了。”我吓了一跳。
“而且,里面有很多跟我一样大的小妹妹,都在做这样的事。”她对我笑着。
“我知道你的兴趣啦!不用再假装了。”
虽然被她知道我是萝莉控的秘密之后,觉得有些不舒服。但她对我做的这件事,难道是谋画已久了?
想到之前,她不是意无意地让我看到她的小内裤,就是常常把头埋到我的身上去,要不然就是用她才微微凸起的小乳房贴在我的手臂上……“幼文哥哥,怎麽了?你怎麽在发呆呀?”
“没什麽,可是,你知道你刚才这麽做的严重性吗?”
“人家不管啦!既然知道哥哥你有这样的弱点,当然就要加以利用啰。而且,人家就是想跟哥哥你在一起呀!”
“餵……我可是个萝莉控变态。”
“可是我不在乎呀!”她摇了摇头。“人家,人家可以随便哥哥怎麽样都可以呦。”
“怎……怎麽样……都可……可以……”我结结巴巴的重覆她的最后几个字。
“是呀!看是要戴猫耳朵、穿女佣服,或是全身脱光给哥哥看,人家都愿意。”
仔细想想,好像不错。只不过,……呃……法律的问题。(刑法第227条:无论对方是否愿意,凡与未满14岁之人性交者,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与16岁以上18岁以下之人为性交,处7年以下有期徒刑)等一下?不对呀!她怎麽会知道这麽多萝莉控的兴趣?
“不用担心,人家不会说出去,只要哥哥让我当你的女朋友。我什麽都愿意。”
“那有可能不会被知道的。”我回了她一句。“你想要害我被警察抓去关吗?”
“真的,人家不会说出去的。我可以当个秘密女友。”
“少来了,那我要性交,把我的大肉棒插到你的小穴里面。”我装成一副奸恶的表情对她说。“那会很痛很痛的。”
“可以呀,我不怕。”她竟然想都不想就说了。
“那,你把衣服脱了吧!”我话还没说完,一擡头就看到她在脱衣服了。
“等……等一下,我刚刚是开玩笑的。”我连忙结结巴巴地想阻止她,可是她的动作实在太快了,一下子一个光溜溜的小女孩就这样站在我面前。
“你……穿……穿上衣服好吗?”我虽然看到了养眼的画面,但还是结结巴巴地说。
小女孩的长髮披在她粉嫩的香肩上,一直垂到她那微微凸起的小乳房上。而粉红色的小乳头,在黑色的头髮下隐约可见。至于光滑的小腹下,微微凸出的饱满阴阜上布着稀疏的细细小小阴毛,而那垂直的小肉缝光滑可见。匀称的两条腿,呈二十五度角打开,让人不禁想探一究境。
我吞了吞口水,尽量让我的理智压住心中的邪念。转过头跟她说:“你还是穿上衣服吧!”
“不要……我就知道大哥哥会这麽没胆,不过……”她拨了拨她的长髮,对我笑了笑。“如果我大声喊叫,别人进来看到大哥哥就惨了喔。”
这……这不是威胁我吗?我吓了一跳只好转过头来。
“好说好说啦……”我只好赔笑道:“小婷,有话好说啦!”
笑话,要是有人进来看到小婷脱个精光,那还得了!我马上就被送去约谈了。
新闻上就会出现国立大学医学係高材生姦淫未成年国小女生的头条了。
“那……幼文哥哥既然说了,就要做到。”她一脸不满的样子,让我觉得这小女孩真的是个小恶魔。
再怎麽样,也不能被这个小鬼看不起吧?
“既然这样,那就怪不得我啰!”我心中的邪恶也跟着升起,把小女孩整个抓住,压在地毯上。
“啊……”她被我突然强行压製住,不由得吓得叫了出来。
“怎麽!怕了喔!”我用手指摸了摸她那下面的小肉缝。“这里可就由不得你了。”
她原本惊恐的表情,马上就转变了,身体也放鬆下来。头一歪,脸红红的说,“那……轻一点就好。”那表情,就像是一只认命而待宰的小绵羊。
“这时还轮得到你决定吗?”我把手指慢慢的伸了进去,发现里面已经湿了,滑滑又温暖的感觉传到了我的手指上。
“啊……啊……”她感觉到我手指的进入,不由得叫了出来,也收缩了几下,箍紧我的手指。
我把手指抽出阴道口,就两手把她的两腿擡高起来,接着把她的两腿住她微微隆起的胸口压下去,让她整个阴阜都擡高了起来。
两片小小的肉瓣,呈现着淡淡的粉红色,因为兴奋而闪着水光。而那个神秘的小洞,更是泊泊的渗出液体。
我手握勃起的龟头,靠着小肉瓣上方那个像小红豆般的阴蒂,轻轻的磨擦着。
“嗯……”她轻声哼着。
那声音,让我心中沖动一起,便牙一咬,把肉棒对準小穴,施压进入。
才把龟头进入,这时感觉旁边有一圈肌肉,阻挡了我的前进。但我这时已经管不了那麽多了,又加了点力道,就一路鉆了进去。
“啊……”她全身僵硬了起来,两手紧紧的捏着地毯。表情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眉头一皱。
我想要抽动,但才一动作,她就叫道:“痛……等……等一下。”
“会痛吧!”我笑着说。心想,哈哈,你这下应该吃到苦头了。
于是我静静的不动,整个人贴在她的身上。亲亲她的小额头。
左手偷偷的往下,手指在肉缝旁边沾了一点液体,按着阴蒂揉了起来。
“呜……”她的小穴缩紧,让我的肉棒感受到莫大的压力。
于是我又动了起来,这时她已经没有再叫痛了。就在十几次之后,她慢慢地开始哼吟了起来。
“啊……啊……”她一脸满足的样子,两眼紧闭,小口微开,一边哼着一边喘着气。
而我奋力地动着我的腰,我的膝关节,一次又一次地深深的撞进去,不留一分的情面。“啪……啪……啪……啪……”肉与肉的拍击声响了起来。
过了三四十次的沖刺,我脚已经有点发酸。但她还是不断的呻吟着,似乎还有力气的样子。
“把两手围在我脖子后头。”我指示她。接着我一手扶着腰,另一手则抓住她的屁股,就这样抱起来,这时她就整个人在空中了。
她两脚没有着力点,而两手紧紧地围着我的脖子。害怕掉下去的她,紧紧的靠住了我的胸膛。而那相连的私处,则因为重力而更为贴紧。
“啊……喔……”我大吼一声,往上连刺。
接着就听到她的呻吟,“啊……啊……”比之前更大声了。
我一路动作着,将插进去的肉棒在里面抽动。没多久,她就用力地抱着我的脖子,全身颤抖僵硬。
而呻吟声变为闷哼的声音,接着就整个人紧紧的抓着我。最后只听到喉咙一紧好像透不过气来的呼吸声。小穴一阵又一阵地收缩着,抽插的阻力愈来愈大了。
嘿嘿嘿……这时我升起一股莫明的优越感。我竟让她高潮了,而且是叫不出声音的高潮。
但是,我的肉棒还是依然坚硬。所以,我蹲了下来,把她放在地毯上,按住她,接着毫不留情地一直抽插。龟头翼仍然搔颳着她深入敏感的部位,让她两眼翻白,眼泪横流。
“不……不要……”她感受到受不了的敏感,想把我推开了。
但她的力气怎麽可能跟我比呢?
“我还没哩!”我一说完,便更快速的抽插。
“不……”她的小穴一阵又一阵的紧缩着。
“喔……”终于我的兴奋达到最高点,便紧紧的抓住她,深深的刺入。一阵颤抖之后,在她的小穴内留下了纪念品。
这时,我才把她轻轻地放在地毯上。只见我软下来的肉棒上沾了些鲜红的血液,而她的小穴也慢慢地流出白色与红色夹杂的液体。
她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瘫软着。两眼无神地看着天花闆。而我则拿着卫生纸擦拭我的兇器上的血迹。接着便帮她擦着小穴口流出来的精液与血液。
当我帮她擦汗的时候,她才醒过来,两眼迷茫地看着我,抓着我的手。
“好舒服呀……”
我笑着说,“跟你自己在自慰的感觉比呢?”
“更舒服。”她坐起身来,慢慢地穿起衣服。“自己一个人,那感觉只是一个地方舒服。但是跟大哥哥你……”
她看了我,笑了笑。“跟大哥哥一起做,是全身乱七八糟的舒服。”
“乱七八糟?”这年纪的小孩,成语还真的会乱用,不过还满贴切的。
“哎呀……好痛。”她走起路来,开始又觉得痛了。
“看来你等一下得脚开开的走路了。”我笑着对她说。
“讨厌啦!取笑我。”她打了我一下。
接着,我跟她就坐在地毯上,看着当天的卡通,互相抱着。而她不时趁我不住意的时候偷偷亲我一下。
接下来,这几天,我都监督着小婷,每天逼着她写功课,毕竟这是她母亲拜托的事。
“四捨五入,就是要把小于四的捨去,大于五的就加一。”我指着书上的数字,“像这个一百零六点五,四捨五入之后就变成一百零七了。”
“不懂,为什麽?明明就是一百零六点五,为什麽要当成一百零七呢?”小婷还是一脸不解的样子。
“呃……这个你就不必去管啦!有时候当人为了方便只是想知道大概的大小的时候,就会用四捨五入来省略,这样子会比较方便。”
“唔?是这样吗?”小婷还是不了解。
我只好苦笑一下,把下面那些习题叫她自己去解决,等她写完再叫我。
我最近几天因为赶报告而感觉到很疲累,所以过不了多久就趴在客厅地毯上睡觉了。只感觉到身旁一阵拉扯,才又醒过来。
一看,原来是小婷。
小婷望着我,“大哥哥,我已经写完了哦。那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怎麽样?”我打了个哈欠,不经意的说。
“讨厌啦!大哥哥,你明明知道。”小婷嘟着嘴巴。
“是吗?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麽会知道呢?”我笑着说,其实小女孩的心理想什麽我可以猜出一二,就是想要吊吊她。
“就是,跟上次一样嘛!”小婷站了起来,走近我。
“好啦!好啦!你过来坐在我旁边。”我指着我旁边的位置。
小婷便坐在我旁边,身体靠了过来。这时她头髮的香味传了过来,真是香呀!
让我不由得抱着她。
她把脸依偎在我的胸膛上,两手抱住我。“大哥哥,我好喜欢你喔!”
“有多喜欢呀?”我摸着她的秀发,顺着往下摸到她的背。她的头髮就像丝一样的滑。
“就……非常,非常的喜欢。”她把埋在我胸膛上的脸擡了起来,两眼望着我。
“我也很喜欢你喔!”我回答,“因为你很可爱呀!”说完,便亲了一下她的小脸颊。
她两眼闭了起来,咕哝地说:“人家,人家不喜欢你说我可爱啦!人家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你才小学五年级,当然是小孩子啰!”
“人家上次已经有月经了,是个大人了。”看着小婷抗议的样子,我不由得笑了。
“好啦!好啦!那我说你是美丽的小大人,这样可以吧?”
“不行,人家要来一个大人的KISS。”她指着自己的小嘴唇,嘟着嘴。
我抓着小婷,看着她如樱桃般的小嘴唇,便把头侧着亲了下去。她的嘴唇又软又滑的,让我不由得轻轻的吸着。而她也似乎无师自通地也回吸着我,甚至伸出了舌头碰到了我的牙齿。
而我也伸出了舌头,就跟她的舌头互相缠绕着。就这样两只舌头互相滑来滑去。
“唔……”她好像因为停止呼吸太久,而满脸涨红了起来。不由得想分开来,而我见势,便移开她的嘴唇,一路往下吸着她的小下巴。
“哇……哈……”这时她才大大的呼了一口气。
“怎麽样?大人的接吻喔!”我一边说着,一边摸着她的腰。
“大……哥哥,好……好痒呀!”她真的是一个怕痒的小女生,扭动着她的腰。
“不喜欢吗?那我就不摸你了。”我停止了抚摸。
“不……我很喜欢。”她眼睛睁开来,两手反而抱住了我。
“我要脱你的衣服啰!”一边说着,一边把她的製服扣子一个一个解开来。
而她也顺从着让我把她的製服脱了下来,而蓝色摺裙也被拉了下来。这时她身上就只剩一个背心内衣与白色的小内裤了。
我把她的背心内衣往上拉,就看到那少女特有的光滑腹部。小肚脐与微微凸起的乳房,乳房上还有个粉红色的小乳头因为我的抚摸而立了起来。随即我的舌头就舔着她的小乳房。
我吸着她的乳房,发出了“啾……”的声音。
五年级小女生的乳房,就像个小荷包蛋大小。虽然小,但是还是很敏感,我一边舔着,她就两眼闭着身子就软了下来。于是我就抱着她放到了地毯上,一手摸着另一个乳头,另一手则住她的大腿内侧探去。
“啊……唔……”她似乎很喜欢而享受着,两手不知所措轻轻的摆动着。
“那里……啊……不行呀!”我隔着内裤往她的小细缝轻轻的搓揉着,她便开始扭动了。
“怎麽了,感觉如何呀?”我一边手不停着搓揉着,一边还吸着她的小乳头。
我的手感觉到,她的小内裤已经湿淋淋了。
“好……好舒服……哦……啊……大……大哥哥……”她喘着气,说话断断续续的。
“脱下来啰!”我一边说着,慢慢拉下她的内裤。少女神秘的私处,就这样露出来。那小小的细缝与小内裤之间还连着一条丝状物,直到我把内裤完全拉了下来才断掉。
才刚刚发育的少女小穴附近,长着细细的毫毛,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少女特有的皮下脂肪,让少女的耻丘光滑而又丰满。而我摸着小穴,摸着她粉红色的小肉唇时,爱液泊泊的流出,而女孩便跟着轻哼了起来。
“啊……好……舒服……呀……大哥哥……”
手指探往小穴上方那个粉红色,包在隐秘的阴蒂包皮中的小肉芽。这时可以感觉到,那小肉芽已经充血了,像耳垂一般的硬了。
我小心的把它剥开了,用沾满爱液的手指轻轻的揉搓。而这时就可以看到她的小肚子跟着收缩着,微微的扭着腰似乎说明了它的兴奋。
“喔……啊……”少女淫叫着,两眼流下了高兴的眼泪。樱桃小口也因为忘了闭起来而流出了口水来。
我把手指滑进少女温暖的小穴,只见少女略为擡起,不自觉地迎合我。把手指搅动着,发出了“噗滋噗滋”的声音。手指也感觉到一股力箍住。
把食指留在里面,用指腹抚摸着内壁。而用拇指轻点着那小穴口上面的小肉芽。这时,每轻轻的点一下,那箍住的力道就会一阵一阵的收缩着,连带着“啊……”一声叫了出来。
我下定决心,把轻点的力道加强,拇指放在上面小幅度且快速的振动着。这时她的收缩也随着增加,“啊……”她整个背弓了起来。突然,一股热热的水喷了出来,淋到了我的手掌。
跟着,她又整个人用力僵硬起来,“啊……”一声又是一股热水喷出。一连三次才放鬆整个人瘫在地毯上。
就这样,度过了她妈妈出差三天的日子。
************过了几天,她妈妈又急急地敲着我的房门。我连忙开门,看到她两眼瞪着我。
“艾幼文,有一件事我要跟你讨论。”看她的表情,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难……难不成事迹败露了,我流着冷汗赔笑着问。“王……王妈妈,什……什麽事呀?““就是小婷的事呗,想要请你跟我一起研究一下。”她从背后拿出一张纸来,一脸凝重。
什麽?负责?那张是赔偿书?刑事起诉书?还是结婚证书呀?
“我知道啦,我会的,看要怎麽样都行。”我一边发抖一边说。
“你看,小婷的数学成绩实在不像话。”她气沖沖的拿那一张纸,指着上面红色的数字32。
“能不能拜托你,教教她呀?”
原来是这样呀,这时我才松了一口气。
“没问题,尽量拜托我好了。”我开始苦笑着。
“费用方面我是不会亏待你的。”